Author Avatar

yabovip2030

0

Share post:

因为交不起60万元参赛保证金,山西龙晋无缘新赛季中乙联赛。4月27日,该俱乐部发布公告,正式宣布退出职业联赛,终止绿茵征程。随着山西龙晋的退出,山西再无职业足球队。

除了山西龙晋外,在中国足协公布的三级联赛名单中,不见了上赛季征战中乙的四川民足、厦门鹭岛、河北卓奥、西安骏狼和昆明郑和船工等5支球队,他们或宣告退出,或无缘准入,最终均与中乙赛场说再见。

山西龙晋起步于河北省沧州市,由于河北当时已经有了4支职业球队,这家名为河北信友的俱乐部于2017年底迁到了山西太原,并于2020年1月9日正式更名为山西龙晋。2021赛季,该队一度以14轮不败的战绩跻身冲甲组,最终获得第六名。

为备战新赛季,山西龙晋还曾于今年1月发布过试训公告,希望进一步补充兵源,实现三年内冲甲的目标。恐怕谁都没想到,这家有着远大目标的俱乐部会难在60万元的参赛保证金上,但这就是现实。在公告中,该俱乐部表示,受疫情等不可控因素的影响,俱乐部在资金周转上出现了困难,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交付60万元参赛保证金。为此,他们还向中国足协进行了汇报,但最终依然无缘新赛季的参赛名单。

就60万参赛保证金的事宜,中国足协曾进行过专门的说明,并表示,如果不存在欠薪等情况,这60万元会在赛季结束后退回俱乐部。正是考虑到俱乐部的困难,较之2019赛季的150万元,参赛保证金削减了一半以上,但即便如此,对于不少窘迫的中乙俱乐部来说,这依然不是个小数目。

相比中超,中乙球员的收入要少一大块,特别是近年来,在各个俱乐部开始大幅度削减开支的大背景下,有的球员收入甚至还比不上快递小哥。有网友戏言:就拿这点钱,还踢啥球啊,不如直接上班去!

成立于2020年的四川民足俱乐部,在当年即以中冠联赛第三名的佳绩成功晋级2021年的中乙联赛。不过在踢了一年后,到了新赛季注册时,他们根本就没有递交相关材料到中国足协,就此丢掉了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中乙席位。极目新闻记者看到,该队官方微博的最后一条信息,还停留在去年10月13日与上海申花队的一场足协杯的赛前发布会,当时率队的是前国脚曹添堡。曹添堡在接受央视《足球之夜》采访时曾经谈到当前中乙球员的薪水现状:“三千、五千、八千、一万、一万二,基本上一万出头就是高薪了。”

在谈到收入下降带来的负面效应时,曹添堡直言:“我没法去要求球员。说他达不到我的要求,球员就问我‘怎么达不到要求了’,我说‘你今天状态不好,要全力以赴’,那球员心里也会想,‘钱都不发,我怎么全力以赴,我都不能养家糊口’。”

困窘的不仅仅是山西龙晋、四川民足,4月25日,另一家中乙俱乐部昆明郑和船工刊发了一纸致球迷的公开信,披露了生存之难。在这封公开信中,该倶乐部表示,自2018年组队参加中冠联赛、次年进入中乙联赛以来,俱乐部投资人凭借一己之力在没有任何外部力量支撑的情况下,累计投入上亿元,但收效甚微,甚至严重影响了俱乐部的梯队建设,最终决定暂时退出中乙联赛。

作为中国职业联赛的塔基,这些年来,中乙联赛不仅比赛质量堪忧,而且年年都上演“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一幕又一幕,许多俱乐部仅仅是一年游,第二年就不见了踪影。今年还不是退出球队最多的一个赛季,2020赛季,先后共有银川贺兰山、大连千兆、福建天信、延边北国等12家中乙球队说再见,让外界为之震惊。当然,如果今年中国足协严格准入、欠薪就不予注册的话,或许这一数字不会只有这6家。

为何有这么多中乙俱乐部陷入困境最终无力为继呢?圈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足球热度上升时,许多俱乐部不计成本地大投入,让整个市场泡沫横飞,这其中也包括中乙联赛。而一旦市场降温,势必会造成踩踏式的逃离。“如何让这些俱乐部的财务状况更为健康,走得更为稳健,并具备一定的自我造血功能,恐怕是未来摆在中国足协面前的难题。”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2020足协杯第二阶段抽签结果出炉 8场超甲大战落位
中乙山西龙晋退出职业联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